• <input id="s6u2w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s6u2w"></nav>
    <menu id="s6u2w"><tt id="s6u2w"></tt></menu>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s6u2w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s6u2w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
   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    <menu id="s6u2w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s6u2w"><u id="s6u2w"></u></input>

    赠品

    时间: 2019-11-05    阅读: 93 次    来源:转载
    作者:小陈
    赠品

           他去面馆吃面的时间,总是比别的同学晚二十分钟。

     
      面馆开在学校附近,夫妻店,很小的店面,很简单的清水煮面。面有两种,一种卧一个荷包蛋,五毛钱;一种仅仅是清水煮面,三毛钱。
     
      他只要三毛钱的。
     
      父母都是农民。三毛钱的清水煮面对他来说,已是奢侈。
     
      晚去二十分钟,面馆里就不会再有他的同学。他坐下,要一碗三毛钱的清水煮面,慢慢吃。如此几次,再去,他便发现面里面卧着一个蛋。他对男人说,我只要清水煮面。
     
      男人说,蛋是赠品。他说谢谢,坐下来,静静地把蛋吃掉。他很清楚三毛钱与五毛钱的清水煮面的区别,很清楚所谓的赠品不过是老板的谎言,可是他从来不说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他需要一个荷包蛋,更需要男人的怜悯。
     
      他在镇上读了三年初中。几乎每天中午,他都会得到男人送他的一个荷包蛋。
     
      后来他去县城,去省城,读高中,读大学,开公司,去更大的城市发展,事业做得越来越大。他常常想起那个荷包蛋,想起那个面馆,想起男人和女人,想起三年的初中时光。
     
      也曾动了回去看看的念头,可是最终,他还是没有回去。生活里有太多比感恩更重要的事情,何况他认为时间过去那么久,面馆肯定早已不在。
     
      终于,春天的时候,他万念俱灰,回到小镇。他没有别的奢求,只想找回那碗清水煮面的味道。
     
      很意外,面馆还在,男人和女人还在。他走进去,他们却不再认识他。
     
      他们已经很老,面的味道却没有变。那天他一个人要了两碗面,加蛋,花掉十块钱。这世上总有些廉价的快乐,两碗加蛋的清水煮面就是。
     
      男人将面端给他,又送他一碟咸菜。这是赠品,很下饭。男人笑着对他说。
     
      他静静地吃着面,听男人与女人聊天。房东决定收回房子,然后将面馆变成一栋楼房,所以,一个月以后,小饭馆将不得不关闭──楼房租金太高,仅凭他们这点微薄的收入,已经不能留在这里继续将面馆经营下去。
     
      吃完面,付钱,他静静离开。他没有说起多年以前的那个荷包蛋,他觉得有些事,应该永远封存。不管是愧疚、感恩,还是帮助。
     
      他在小镇上住了半个多月,每一天,都会去面馆吃一碗加蛋的清水煮面。
     
      小镇已无亲人,然而每次走在街头,他都能寻到一种踏实的感觉。他知道,这因了多年以前的那个荷包蛋,以及一碗最简单却是最纯粹的清水煮面。
     
      离开小镇那天,照例,他去面馆,点一碗加蛋的清水煮面,男人也照例送他一碟咸菜。他吃完面,将钱压在碗底,静静离开。小镇从此与他永别,或许,人生也从此与他永别。
     
      他将回到他的城市,住进医院,打败病魔,或者被病魔打败。一个月以前他被检查出绝症,那一刻,他毫无缘由地想起了那碗清水煮面。
     
      空碗下面,压着十块钱,一封信,还有一个房产证。房产证上写着他的名字,他却将房子送给了这对夫妻。
     
      他在信里说,不管你们相不相信,过去的这么多年,那碗加蛋的清水煮面给了他太多。现在,他买下这栋开着面馆的房子,面馆将永远不会关闭。
     
      这是那碗水煮面的赠品。信末,他这样说。 
    短文学微信号:mw748219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    我要投稿

    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点个赞

    已有 人点赞

    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  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    查看所有评论
    猜你喜欢

    深度阅读

    ?在线投稿
    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
    48福彩